半边脸_博彩送体验金的平台网 - 博彩送体验金网站大全 

半边脸

类别:伤感博彩送体验金的平台 | 发布时间:2018-09-11 | 人气值:
琪然坐在帐篷旁边的篝火旁,就在这离城市一百公里远的荒郊野岭大家围成的圈里讲起了鬼故事,今晚大家好不容易有了兴致,都喝了一点酒,胆子小的女人也争着说要听刺激的,晚上十点天有些凉,还刮着风,不过在酒精和火光作用下,似乎又不那么冷了。­
 
故事是十年前在一座小镇里发生的。在那座人丁单薄的小镇里有一所学校,每到晚上要中考的学生都要上自习,上自习的有三间教室的学生,其中一个教室每天都特别活跃,刚开始老师还在讲台的时候,大家都很安静,可是老师一离开,一个叫梭子男孩就起哄了,“嘿!嘿!今天我们来些新的玩法吧!”“什么玩法?”大家异口同声的问。“瞎灯说鬼!”“不玩这个,大晚上的不玩这个。”有女生抗议。“就因为是晚上,才好玩!”“不想玩的就把耳朵堵着。”这么一说大家同意了,然后梭子把教室的灯关了,然后坐在教室的中央的桌子上,开始慢慢说来:“大家还记得吗?在我们这所学校死过一个女人……”不知道梭仁是会变声还是大家心里的紧张,梭子一开始讲故事那声音就像是有人在身边耳语,声音低沉凄颤,又似乎是从地底下传来的,可是大家却专注的盯着梭仁的脸,想听他接下来会讲什么。­
 
“七年前,我们学校来了一个女教师,听说是名牌大学生,长得非常漂亮,会唱歌还会跳舞,凡是她教过的学生都喜欢她,每次测试她带的班总是第一,学校都认为这么好的女孩怎么会来到贫穷偏僻的地方,心想她总是会走的,没想到这女孩一留就是几年,大家觉得这是上天的眷顾,让一所破烂的学校来了这么好的老师。就在镇长的儿子回来后一切事情都改变了。镇长的儿子叫天沙,听说镇里学校来了一个漂亮的女教师,顿起了色心,想迫不及待的亲睹一下女教师的芳容。这天晚上女教师送完要回家的学生后,就回到自己的寝室,看到窗外的月亮想起了远在他方的年迈的父母,还有在这座小镇当教师为了救学生在山洪中逝去的恋人,不禁潸然泪下,到伤心处不由自主地在窗外撒进来的月光下起舞,年轻貌美的女教师浑然不觉在黑暗处有一双邪恶的眼睛正焦热的盯着她,紧接着那扇没有关紧的门在黑夜里被推开了……­
 
第二天清早,教室里坐满了学生,可是她们敬爱的女老师还没来上课,后来听说是生病了,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女教师才重新走向讲台,学生都不知道老师怎么了,只见她每天魂不守舍,眼神恍惚,讲课讲了一半就停下来,接着又不知道讲到哪了,也不再唱歌跳舞给他们了。­
 
后来,他们的女老师怀孕了,一天校长从办公室出来,说了一句:“你走吧,我们这不能再留你了!”女教师挺着个大肚子扑通跪倒在地,泪流满面的说:“求求你,校长,让我留下来吧,我真的没地方可去了。”“不行!”校长就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厌恶到,“这里留下你只会伤风败俗,教坏我们这些学生。”女教师的事不久就传遍整个小镇。­
 
女教师忍气吞泪没走,她继续上课,只是学生再也坐不齐了,剩下的学生在她不注意时朝她扔东西,私下议论她的老师多么的坏,女老师都忍下了,直到一天,一家长有事来找自己的孩子,一看是她在教自己的孩子,当着众多学生的面,破口大骂:“不要脸的货,居然还来当老师,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说完就拉着自己孩子走出教室,走时还不忘在教室门口唾了一口唾沫,这时所有学生都跑出她的教室,还有一个男孩子把唾沫吐到女教师的脸上。­
 
女教师再也受不了这样打击,当天爬到房顶,从五层楼跳了下来,在这个曾经热爱过付出过却抛弃自己的学校结束了自己的痛苦。­
 
这时梭子停了下来,咽了咽唾沫,润了润自己的嗓子,“继续啊!”就连刚才把耳朵捂着的女生也和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道。“好,你们知道这个女教师死的多惨吗?等到有人发现她的时候整个人被褐色血凝固了,白色的裙子红的那么鲜艳,她的半张脸压在地上,血肉模糊,另外露出的半张脸还显示着她的善良和美丽,还有那只眼睛一直睁着,在看向某个地方,她体内还有一个快要出世的孩子——就在她死那天。后来母子俩被学校偷偷埋在学校的后山了。从此以后有人在深夜过山路时,看到一个半张脸遮着白色纱巾的女人抱着一个孩子,总是坐在山腰的榆树下望着山下的学校。在那以后,只要是这里的人都不从那过了,接着镇里就出了一些怪事,学校里每到这个时候就有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婴孩出没,凡是见过她另外半张脸的的人都消失了,说是镇长儿子疯了跳河,当时千方百计娶的爆发富的女儿也莫名的离开了,并带走了所有从娘陪嫁过来的钱。­
 
“我的故事完了,大家都听进去了吧,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那么恭喜你,你被选中了……”­
 
“切,什么鬼故事嘛!一点都不恐怖 。”
 
“记住,女人另外半张脸不能看,否者……”梭子面色凝重到。­
 
“梭子,你搞什么,你别吓唬人,搞得你见过一样。”
 
有人喊完这话,教室就突然静下来,大家也许都在回味梭子话里的意思,教室里没有一点月光透进来,窗外阴云密布,窗前几棵大榆树的枝头在晚风里张牙五爪的颤抖着,“
 
哗哗哗”树叶之间摩擦着,一阵冷风随着树枝涌向教室,每个人不禁打了寒战,有女孩就抓着站在前面的人的胳膊,悄声说道:“我怕。”“别怕,有……我……在”前面的人转过头来,一字一句慢慢说到。
 
就在这时教室的灯突然亮了,女孩看到了她面前那个人,那张带有腐尸气息的脸已经烂掉了半张,上面腐肉就快要掉下来,还爬着蠕动的蛆,一团血肉模糊的白色圆球中夹着黑色珠子从右眼眶里滚落出来,女孩已经被这张脸吓得不断哽咽起来,而另外半张脸,是那样美丽,杏仁眼还高耸的鼻梁,微微上扬的嘴角,依然棱角分明的尖下巴,可是那眼睛,那眼睛,黑色不见底,就像是深渊一般,又致命的吸引着你,看着看着女孩突然感到窒息,喘不过起来,“啊……救命啊!”女孩大呼,突然躺倒在地上,这时灯嗤的一声又灭了,有人怎么拉开关灯还是灭的,这时教室沸腾起来,有人喊救命,有的开始哭泣,有的开始慌乱的跑出教室,这时传来梭子的声音:“大家别慌,不要跑出去,千万别跑出去。”这话就像是咒语一般,所有的人都不敢动了,乖乖地呆在原来的位置上,紧抱在一起,低声抽泣着,此刻大家的心想快点度过这个夜晚,只要不出这个教室应该就没事了,可是就在这时,挨着走廊的窗户闪出一个黑色人影,慢慢的他贴近窗户,坐在窗户边的人都紧紧抱在一起,不敢出声,突然他的脸贴上玻璃,“啊”,几声惨叫,窗户边的学生都涌向里面。
 
琪然讲到这停了下来,她注意一下所有人的表情,全都精力集中注视着他,只有吴昕若有所思,看着别处。这一路吴昕是陪着他女朋友来旅行的,听说他女朋友家里很有钱,还很爱他,也不知道看起来普通,路上还对她放电的吴昕到底哪里把那个姑娘迷得神魂颠倒。可能是有一副好皮囊吧。
 
“琪然,发什么愣呢?接着讲啊!”琪然笑了笑,“那好,我接着讲!”
 
就在这个时候,电来了,所有学生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这个故事太真实了,就像是身临其境一样。就在刚刚,那恐怖的半张脸居然出现了。
 
梭子偷偷笑了起来,心想一帮胆小鬼,对大家说道:“这只是故事,不要放在心上。”
 
“那,刚刚是什么?”
 
“你们的幻觉吧!这世界哪有什么鬼魂呀,都是骗人的!”
 
“怎么可能,你说的故事我以前听老人说过,只是没有你的这么完整。你又是听谁说的?”
 
“我啊!我就是它告诉我的!”梭子指了指窗外,脸上一阵鬼魅的微笑。
 
晚自习要下课了,还没从刚才恐怖的故事缓过劲来的同学都不敢回家了,但是不回家又不行,于是都结伴而行。
 
平时梭子都是和青石一起回家,这次也不例外。两个人在淡淡月光下,一前一后的走着。梭子家比青石近,可是走着走着半路上,梭子不见了,青石想着,梭子这家伙方便也不跟自己打个招呼,于是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出来,就自顾自的走了。
 
走着走着,青石听到后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青石以为是梭子跟了上来,转头喊:“梭……”
 
在青石的身后一个白色身影在缓缓走近青石,青石想起梭子在教室讲的故事,突然感到害怕起来,可是他却迈不动步子,想看清这个人到底是谁,于是他拿起随身携带的手电筒,当手电筒的光照到那个人的脸上的时候,那是怎么样一张脸啊,半边脸血肉模糊,还有半张脸完好无损,青石吓得丢了手电筒使劲往家里跑。
 
青石回到家后,差点喘不过气来,青石的爸妈看到他这样着急忙慌地,就问出了什么事,青石嘴里念着“鬼……鬼”青石的妈听了就笑起来:“看这孩子,胆咋这么小呢?”青石的爸脸却阴沉了下来,“赶紧去!”并把头朝孩子方向抬了抬。
 
青石的妈一直陪在青石旁边,直到青石睡熟过去,然后自己也困得不行,起身回老公的屋,这时候天已经很黑了,走在二层楼的走廊里,青石妈感到身上一阵冷飕飕的,正要加快脚步,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叫:“青石……青石……”这声音低沉尖细,是个女的。青石妈想这么晚了,有谁会在大半夜叫青石,青石妈转过身想看个明白,却看见一个白影在青石的窗前站着,青石妈吓得晕了过去,而这时在睡觉的青石被一阵敲窗的声音惊醒,青石透过外面淡淡的月光,一个似乎披着袍子的人站在窗前,青石又想起回家遇到的女鬼,才想起门没关,正要冲过去关门,没想到那个鬼影已经移到门前,正缓慢地推开门,青石吓得魂都出窍了,突然大喊:“救命呀!救命呀!”
 
第二天,青石和青石他妈都在一个屋内醒来,醒来后,青石已经神志不清,嘴里念着“救我,救我”,青石他妈和他爸,看着青石的样子老泪纵横,青石妈还把昨晚见到的情形告诉了青石他爸,青石他爸突然叹了口气说道:“这都是报应啊,现在轮到我们家了。”
 
青石他妈说道:“你赶紧去请个道士,给我们家做做法事,看怎么样才能驱邪避灾”
 
上午,一个道士被一个老太太引进青石所在的屋,道士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后,从布兜里掏出一把桃木剑,并走到门口站立不动,闭着眼默默念着一些听不懂的字语,然后把桃木剑举过头顶,又向门框上面两个角各挥舞了一下桃木剑,然后道士赶忙收到胸前,另一只手食指和中指并拢从剑柄滑到剑尖,道士口中念的字语更加急了,道士的眉头都扭曲到一起,就在这时,桃木剑流出鲜红的血,青石爸妈看着,吓得连忙问道士:“道长,这是怎么回事啊?”
 
道士又念了一阵,才停下来,睁开眼说道:“你们可否与人有过节?”
 
青石爸欲言又止,脸上透出艰难的表情:“道长,我这孩子还能恢复吗?”
 
道士摇了摇头,叹道:“因果轮回,无恶则无善,善恶就在一念间。”
 
青石妈急的又问了一遍:“道长,可有法子救我家孩子?”
 
“每晚戌时去逝者坟前拜一拜吧……”然后道士把手中的桃木剑,交到青石妈手里,说道:“把这个放到孩子的屋里吧。”
 
道士准备走了,又折了回来,从布兜里拿出一个上面有红字黄色布包裹的符,青石爸连忙接到手里,“去拜坟的时候记得随身带着,不要忘了,切记。”
 
当晚,青石爸就按照道士所说的时间来到那个到他死了也不愿踏进的地方,青石妈原本想跟着来的,青石爸不想再把一个无辜的人牵涉进来,如果这些是报应,他愿一人承担。
 
晚上八九点的小镇月亮才升起不久,借着泛白的月光,青石爸沿着田地一路走,一路回想多年前的事情,至今他还记得她死的时候的样子,要不是几个善心人把她的尸首埋在了山上,她也就成了孤魂野鬼了……青石爸想到这,对啊,她的尸首埋好的啊,怎么会出来的呢?
 
想着这件事,青石爸加快了脚步,跌跌撞撞爬上了一个偏僻的小山。他寻了半天,也没见到一堆坟,正要离开时,只听到一阵低沉的哭泣声,听起来是一个女子的哭声,青石爸心里乱糟糟的,一个活了大半辈子的男人什么没见过,也开始腿打软了,但为了自己小儿子,将近老年才得子,所以特别宝贵这个儿子,生怕他哪里折了摔了,他纵使拼上这条老命,也要和那恶鬼战到底。
 
青石对这远处喊道:“是谁在哪?出来,别在那装神弄鬼!”
 
女子哭声并没有消停,反而越来越近了,只见一个白色影子扑倒青石爸面前,青石爸吓得连忙后退,可就在这时他的手被一个冰凉的硬呼呼的东西拽住,青石爸想脱身,想看清对面是个什么东西,可除了黑压压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青石想起道士给他的护身符,他惶恐地从口袋摸出,就在这时,只听见“啊”的一声,那个白色影子就突然消失了,就在那白色影子松开他的手时,青石爸感到自己的手灼热的痛,青石爸一屁股坐在地上,摸了摸自己的手,在月光下,可以看得出有血从手臂流下来。青石爸赶忙站起来,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就在起身的时候,后背好像靠到什么东西,青石爸转过头看了看,才发现是一墓碑,他凑近点了根火柴看了看,心里一惊,这就是那个死女人的坟?他又连忙转到墓碑后看了看,果然坟墓被谁挖开了,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开始拜坟,“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您就绕过我们家人吧,以后每晚我都来赔罪……”
 
青石爸惊魂未定,默念了许多话,然后就快速离开了,回到家,青石妈才算放心下来,这晚,他们一个人守在青石屋里,一个在自己的屋里睡下,直到第二天醒来,也没有发生奇异的事情,总算睡了一场安稳的觉。
 
于是,每晚青石爸都去坟上拜一拜,连续几天,都相安无事。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青石虽然没有再受到惊吓,但是神志还是不清。
 
青石爸临行前,喝了几口,想着自己的儿子遭受这样的罪,不由得心里一阵心酸,那一斤白酒一会儿就见了底,青石妈在一旁劝着:“别喝多了,孩子他爹,你过会儿还要去拜坟啦!”
 
“青石他妈,你说,我现在都被撤职了,为什么这后半辈子还要过得这样窝囊?”
 
“孩子他爸,不是我说你,当初你若不是那样对那个闺女,她也不至于走投无路,多好的一个女孩啊,我记得我有次给你送饭,途中遇到大雨,到你们学校,身上全部淋湿了,那闺女见我这样,赶忙找了一套她自己的衣服给我穿,还给我一双雨鞋,你说……你当时怎么就忍心……她也是女人,出了那样的事,都希望有人帮她一把。”
 
“我愧对我这个校长的职位啊!孩他娘,你别说了,都是我的错,才害我儿这样疯疯癫癫还不好。”
 
“青石会好起来的,只要我们诚心诚意去给她赔罪。”
 
“孩他妈,等过了今晚,我们就搬家吧,再也不回这个镇了,我们去投靠孩儿他姑。”
 
两个人一边喝着酒一边拉拉扯扯一阵,外面天越来越黑,青石妈把酒收走,不让孩他爸再喝了,等返回来,青石他爸已经不见了踪影,寻思着孩子他爸应该是去拜坟去了。
 
青石妈就像往常一样,洗完锅碗,照顾青石睡着后,洗漱完了就睡了。这晚,青石妈睡得特别踏实,可能是喝了点酒的缘故,一觉睡到了天亮。早晨醒来,也没见青石爸在床上,想着这老头子可能去弄早饭去了,可是到了炤台,也没见老头子的影子。等烧好饭,左等右等也没见老头子回来。
 
青石妈正纳闷呢,有人从外院一边喊着一边冲进青石家屋里,“青石妈,青石妈,出事了!出事了!”
 
这个火急火燎的来的人正是镇上大嘴巴马寡妇,青石妈见到她都烦,不愿搭理她,继续吃着碗里的饭。
 
“青石妈,你咋还不慌啊,你们家出事了!”
 
“出啥事了?你说!”
 
“青石爸好像是死了!”
 
青石妈一下愣住了,心想:“不可能,这都一个月了,孩子他爸都没出事,难道……”
 
青石妈往进门处的衣架上望了望,老头子的外套还挂在那里,青石妈赶紧把衣服取下来,紧张地把每个荷包都翻了一个遍,结果在衣服里层贴胸位置的口袋里翻出护身符,青石妈一下瘫倒在地。
 
青石妈跟着马寡妇来到镇子外一座山脚下,一群人围成一团,青石妈扒开人群,向里看,青石爸就躺在那里,一大滩血从青石爸脑袋底下流出来,
 
从这以后,青石妈带着青石离开了这座小镇,后来听说,青石的病不治而愈,他们一家人都不知道青石爸死的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镇上的人都谣传是厉鬼夺了命,只有知情的少数人猜测是那女教师变成厉鬼回来复仇了。
 
琪然讲完了,有的人沉浸在故事里没缓过神,有的说:“冤有头债有主,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有的则鼓掌连连叫好。吴昕则一个人喝酒,也不理会旁边的女朋友,那女孩缠着他半天,见没有回应,就怏怏不乐的回自己帐篷休息去了。
 
夜已经很深了,篝火旁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各自都回到帐篷休息去了,渐渐地就只剩下了琪然和吴昕两个人。
 
吴昕看着琪然说道:“你长得真漂亮,你是我这辈子见到过得长得最漂亮的第二个女人。”
 
“那第一漂亮的女人是谁?”
 
“她没有你美,真的……”
 
“那个女孩是你前女友吗?”
 
“不是……琪然,要不是我有女朋友,我一定追你,我们虽然是同事,但我从来没把你当同事对待过,我一直当你是我的亲妹妹一样,也不知道怎么,我第一次见你来我们公司,就特投缘。”
 
“你是不是喝多了,我扶你回帐篷吧”琪然看到吴昕身子都快坐不稳了,说话也语无伦次,心想他是喝多了。琪然一边说着一边去扶吴昕。
 
“我没喝醉,你就陪我多待会儿……”
 
“已经很晚了,我扶你回帐篷吧。”
 
“我不想回去,我不回去,看到她我就烦……”
 
琪然怎么拉他也不动,“那你去住我帐篷吧,你一个人在这呆着不安全。”
 
吴昕这才起身,站不住身子就靠在琪然身上,两人摇摇晃晃来到琪然的帐篷跟前。
 
琪然把吴昕安顿好,由于实在太累了,也在吴昕旁边躺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琪然感觉有人在摸她的脸,睁眼一看,是吴昕酒醒了,正面对面地看着她,满眼都是温柔的目光。
 
琪然看着那张脸,心想:这张好看的脸,真真是被母猪啃了。不过除了这张脸,吴昕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琪然赶忙起身,吴昕也跟着爬了起来,一把搂过她的脸,就吻了起来,琪然被这突如其来的行为吓坏了,她使劲推开吴昕,却怎么也推不开,然后吴昕开始扯她的衣服,一边扯一边亲吻她露出来的肌肤。
 
“吴昕!”帐篷的布帘被掀开,吴昕的女朋友看着他们,眼睛里都可以冒出火来。
 
吴昕被他女朋友的叫声突然惊醒,然后对琪然说了句对不起,就去追他女朋友了。
 
琪然整理衣服继续躺了下来,心想若不是吴昕女朋友赶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她只听到不远处传来两个人的争吵声,声音时大时小,听也听不清,不知过了多久,琪然才睡着。
 
第二天琪然醒来,准备洗漱,掀开布帘,却发现吴昕蹲坐在门口,琪然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去河边打水。
 
吴昕也跟了上去,追在琪然身后,一直说着:“对不起,琪然,昨晚是我喝多了。”
 
“琪然,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
 
“真的对不起,琪然,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情难自禁……”
 
“我已经和我女朋友分手了,琪然……”
 
琪然这才回头看他,吴昕蓬乱的头发显得特别憔悴,琪然心想:“这都是你自找的,到手的肥鸭跑了吧。”
 
“琪然,你一定会说我这是我咎由自取,我知道,昨天不该那样对你,但是我想说,我昨晚终于说出分手,不知道有多轻松,我心里在说,我现在可以正大光明地追求你了。”
 
“你舍得你的景秀前程?”琪然心里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除了忍受她的各种任性,还要低三下四讨好她的父母,我已经受够这些了。”
 
“你和我说这些,与我何关?如果你以后再对我动手动脚,我直接报警了!让你在公司待不下去。”琪然听到吴昕在那像个蚊子一样絮絮叨叨,又生气又烦。
 
“琪然,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和我女朋友分手,我才知道我已经爱上你了。”
 
琪然还是不想理他,径直走开。
 
这时,公司里的晓晓过来叫琪然一起去爬山,吴昕才没有继续跟上来。
 
这一天,所有的人都去爬山去了,就吴昕留在了山脚下在帐篷里睡了一天。大家似乎已经知道吴昕和他女朋友分手的消息了。这次公司的团建还是她女朋友赞助的,已经玩了几个城市,去了很多景点,这是最后一站,路费吃住吴昕的女朋友全部都包了,只可惜他们昨晚已经分手,原本大家讨论着以后还要吃吴昕的喜酒,要送多少份子钱,看来这份祝福是送不出去了。
 
到下午的四点钟时候,爬山的人陆陆续续回来了,吴昕看了回来的人,几乎所有人都回来了,就是不见晓晓和琪然。
 
就在大家给晓晓和琪然打电话的时候,电话没打通,晓晓倒是回来了。晓晓人还没到,就喊:“琪然出事了……快去救她。”
 
吴昕一听就着急了,抓住晓晓的胳膊,问道:“琪然怎么啦?”
 
“她掉进崖缝里了……我又不敢下去,才回来叫你们。”
 
“小张,凯子,老柯,把安全绳带上,我们去看看。”吴昕就和几人跟着晓晓一路上山了。
 
到了目的地,吴昕看了一下地形,指着有利于攀爬的方向,说道:“你们把我绑着,我下去看看。”
 
“你要注意安全啊,如果不好下去,就叫我们拉你上来,我们可以叫救援队来。”老张有点担心会出事,说道。
 
“没事,只要你们几个拉好绳子,我就不会出事。”吴昕给了大家一个微笑。
 
“吴昕,到了吗?”凯子朝下面叫到,因为他们几个人突然感到绳子重量一下变轻了。
 
“到了,到了!”吴昕的声音从底下传上来。
 
受伤的琪然痛苦地坐在崖缝里一块平坦之地上,所幸没有掉到悬崖下面去。吴昕检查了一下琪然的伤,还好几处只是磨破了皮,流了点血,就是脚骨折了,无法行走了。
 
“我把你绑在安全绳上,先让他们拉你上去,山上晚上太冷了,你不能在这呆着。”吴昕关切地对琪然说道。
 
“老柯,我把琪然绑在绳子上,你们把她拉上去,再把我拉上去,我喊拉的时候就拉。听到就应一声。”吴昕大吼着,生怕上面的人听不到。
 
“听到了,听到了。”上面几个人异口同声说道。
 
吴昕把琪然绑在绳上,检查了一遍又一遍,才对上面大喊::“拉,可以拉了。”
 
直到吴昕被拉离悬崖缝,大家才松了口气。
 
这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山上风很大,吴昕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琪然穿上,然后二话不说,就蹲下身,让众人把琪然扶到自己背上。琪然突然心里有点感动,似乎觉得吴昕也没有那么讨人厌了。
 
中途老张凯子几个说换他们背琪然,吴昕只休息了一下,还是要坚持背琪然,大家似乎都明白他的小心思,都不好说什么了。
 
由于琪然受伤,大家都提前安排了回程。一路上,吴昕细心照顾琪然,走到哪都是背着琪然,比同公司的女同事还殷勤。
 
公司的女同事都在背后议论:“果然男人是在爱的女人面前事事鞍前马后,你们看他对前女友爱答不理。”
 
“女人要嫁就嫁爱你的男人。”
 
“可是,这男人变心也太快了,前脚才跟自己的女人分手,后脚就对别的女人献殷勤。”
 
“小吴喜欢琪然不是一天两天,你们没发现吗?从琪然进公司第一天起,吴昕就对她特好。”
 
“琪然有啥好啊?不就长得漂亮点吗?吴昕前女友那大手笔,我要是他,我就不会轻易分手,少奋斗几十年呢!”
 
“我怎么记得吴昕的父母都是农村的啊?这回他的父母要气死了!”
 
议论归议论,要真说匹配度上来说,琪然吴昕算是登对的,虽然全公司的人都不知道琪然父母是做什么的,只是觉得琪然更适合吴昕,琪然性格温婉,知书达理,没有公主病,相比吴昕的前女友来说,脾气好性格好,再有钱的姑娘如果不合适,以后结了婚婚姻也是不幸福的。
 
团建回来后,大家都回归到朝九晚五的日子,琪然因为脚受伤,住进了医院,吴昕听说琪然一个人住,一到下班,就去医院陪琪然。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琪然才把他从讨厌的人变成了普通朋友的行列。
 
有天吴昕下班提着水果,推门进琪然病房的时候,看见一个青年男子背对在他坐在琪然面前,正说着什么:“你再忍忍,过一段时间就一切结束了。”
 
“琪然,有人来了啊!”
 
吴昕这才看到来人长什么样,一张干净棱角分明的脸,穿着朴实大方,看起来是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子。
 
“吴昕,这是我哥!”
 
“哦,你好,你好。”吴昕连忙伸手准备握琪然的哥哥的手。
 
“谢谢你照顾琪然,以后要多麻烦你了,我这又要走!以后定来厚谢!”琪然的哥并没有握吴昕的手,说完这些话,他和琪然告别,离开了。
 
“真是一家人啊!你看你长这么漂亮,你哥也这么帅!”吴昕赶紧夸了一下未来大舅哥。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
 
三个月后,琪然能回公司上班了,在公司已经传开,吴昕和琪然走到了一起。谁都知道在琪然生病期间,吴昕每日如一的照顾她。每当同事们这样议论的时候,吴昕都是低头笑,而琪然就不同,连忙否定他们之间的关系,吴昕也不生气,他只是比之前更加坚定自己心中所想,如果说初见琪然让他心动,而在之后接触了解过程,他觉得吴昕就是他想要找的女孩。
 
事情还是从同事当中口中得知的,据说是公司的一名清洁工,原先只是一个街上乞讨的被自己儿子丢弃的老妇人。这老妇人几年前老伴去世,自己一个人觉得在农村老家住着孤寂,再加上最近大病一场,把自己积蓄也花光了,就打算投靠在城里已经买房,工作在大公司的儿子。刚开始去的几天,儿子儿媳都对她客客气气,可是时间长了,儿媳对她越来越看不顺眼,一会儿嫌弃她做饭难吃,一会儿又嫌弃她给自己儿子衣服没洗干净,再不就是觉得她不爱干净,老说她把房子整脏了,身上有臭味。直到有天小孙子因为吃了她煮的东西生病了,儿媳趁儿子不在家,把她的行李直接摔在了门外,让她滚回老家。
 
一个老人家拖着沉重的行李不知道往哪里走,之前上城还是儿子接她出的村。她打听了去老家的路,可是身上钱不够,到处找活没人要她,为了填肚子和路费于是就在街上乞讨起来,这样露宿风餐,以前的老毛病又开始犯了,有天乞讨的时候直接倒在大街上,正好被路过的琪然撞见。琪然把这位老妇人送到医院,不仅给老妇人支付了医药费,还让她住在她自己租的房子里,后来公司听说这事,就给老妇人安排了一个工作,还让她住在公司的杂货间。这也算给了老妇人找了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原本琪然听到老妇人述说自己遭遇,想报警找律师,但是老妇人一直不让,死也不肯说出他儿子住在哪里。
 
这是吴昕听说的,可是在琪然住院期间,他也亲眼所见,那位老妇人天天煲汤来看望琪然,不仅如此,市里唯一一所孤儿院的院长带着琪然资助的孩子来看她。因为她住院好久没去看孩子了,所以就打听到医院来了。
 
吴昕这边和前女友分手的事,还没让父母知道,可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一回到家,父母就开始对他从头到尾训斥起来,劝他赶紧去和他们认准的儿媳复合,说是八百年也修不来的福分遇上了这么好的女孩。吴昕不但不听,他知道父母是看重前女友家的条件,一想起和前女友相处的种种,反而对父母说道自己有喜欢的女孩了。父母就问那个女孩是谁,他说是公司的同事,期望父母能成全。
 
吴昕的父母看劝儿子无果,于是想了一辙。
 
第二天,琪然正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有同事说有一位大叔和大妈找她。
 
琪然不知道是谁找她,然后就下公司大楼,在大厅见到两位上了年纪的人望着电梯出口,琪然心想是不是这俩人。
 
于是径直走了过去。
 
“大叔,大妈,是您们找我吗?”
 
“你是……琪然?”大妈先开口。
 
“对,我就是琪然,请问您们找我有什么事?”琪然心想,不认识的人,找我会有什么事呢?
 
“像……真像。”大妈喃喃自语。
 
“姑娘,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吧!听说你在和我儿子谈恋爱,你知道他都快和小芝结婚了,你为什么要破坏他们的感情呢?”
 
“大叔,大妈,我想你们是有什么误会吧?”琪然终于明白来者何人。
 
“姑娘,我儿子可是亲口告诉我们,他喜欢你,事实就摆在眼前。我们小芝,多好的一个姑娘啊,你怎么可以拆散别人的幸福啊?你知道,当小三是要被人吐唾沫子的啊!”大叔一口气把心中的怨恨全部说出来。
 
琪然很生气,她不喜欢吴昕,更别说当小三了,吴昕的父母闹到公司,明显是被儿子逼急了。
 
“我不喜欢你儿子,也没有和你儿子谈恋爱,更不是你们口中的小三,他们要怎么样与我无关,不要说这么难听的话。”
 
“可是,你们公司的人都说你是我儿子的女朋友,我一打听,他们都说是你。这个你怎么解释。”大叔不依不饶的说。
 
“别人要怎么说,我管不住别人的嘴,不过,大叔,先管管您自己的儿子吧,别让他来纠缠我一切事情就解决了。大叔,大妈,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忙,就不奉陪了。”说完琪然就转身离开。
 
“欸……”大叔还想说什么,已经没机会了。
 
“老头子,我们回去吧,真是冤孽啊。”
 
“你这是咋啦?当时闹着要来的不是你嘛,咋个到了屁都放不出来一个。”
 
“老头子,你难道没看出来那姑娘是谁了吗?”
 
“是谁?你难道认识?”
 
“我们回去再说吧。”
 
当天,吴昕父母回到家,老婆子一个人说是出门买东西,等吴昕爸把饭做好,老婆子才回来,老婆子一回来饭也不吃,直接从包里掏出一大堆东西,香,纸钱,蜡烛,还有一些糕点。
 
在吴昕家里一直有尊佛供着,吴昕妈把糕点端上供台,然后燃了几炷香,嘴里念着,一边三拜佛祖。
 
吴昕爸看到这些,问道:“你今天是怎么啦?见了那姑娘回来也不说清楚,还跑去买些这些东西回来。”
 
“你还记得以前昕儿上小学的那个年轻女班主任不?”
 
“当然记得!她后来不是死了吗?”
 
“我们当时离开的早,在她死之前我们就来这个城市了,你知不知道,当时镇长儿子疯了跳河,后来我回一趟镇里,校长也死了。”
 
“是啊,你都跟我说了,你怎么今天想起说这个了?儿子的事你不多操点心。”
 
“我就是担心儿子啊!今天见到的那个琪然和那个女老师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不会的,不可能的事……难不成她还投胎成人了不成。”
 
“我也不信,可是我就担心报应啊!”
 
“老婆子,你老实说,你当年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多年供着这么一个佛在这里?”
 
“我……”
 
“事到如今,你还瞒着我吗?当时镇长儿子一出事,你就急着要出来打工挣钱,之前镇长儿子还来过我们家两三趟,你是不是也……”
 
“呜……呜呜……是我对不起那闺女啊!”吴昕的妈未语先哭,想起陈年往事,心中愧疚与担惊受怕压抑了她很久,终于在这一刻绝了提。
 
原来,当年吴昕在班上成绩一直拖后腿,吴昕班主任看这么聪明的孩子,想着好好教导一番,还是能跟上班上其他同学的,于是就在吴昕放学后给吴昕补课。吴昕妈利用这个机会,在镇长儿子作恶的晚上,在吴昕班主任开水瓶里下了药,这个事情当时正好被校长撞见,以为事情会败露,结果镇长儿子当晚得逞了,校长一直默认,就闹出了后来的事。
 
“你呀……你呀,怎么会这么糊涂啊!”吴昕爸听完这些,沉重的心情一时无法宣泄,直接走到饭桌旁边,把平时常喝的白酒,满满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走啊,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吴昕爸一手提着老婆子买回来的纸钱香等等,一手拉着老婆子就往屋外走。
 
当晚,吴昕爸妈找个幽静的地方,点好香,蜡烛,然后一边烧纸钱,一边说:“闺女啊,你就原谅我吧,我给你烧些钱,你在那边就不会饿着冻着”
 
纸钱刚点着就灭了,就好像老天都不愿意领他们这迟来的忏悔。吴昕娘心里复杂得很,各种滋味在心里混着,已经说不出来是啥滋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一切烧为灰烬,他们才回家。
 
吴昕到家吃了饭快要睡觉了才见到自己父母回家。吴昕问他们去哪里,两口子面色凝重,什么也不说。
 
当晚,大家都睡得好好的,吴昕妈突然大叫,吴昕爸赶忙开灯,老婆子捂着胸口说:“我见到她了!”
 
“吴昕!吴昕!吴昕!……”
 
吴昕被父亲的叫声叫醒,跑到父母房间一看,母亲满头是汗,直呼胸口难受,赶忙背着她往医院送。
 
自从吴昕跟琪然的事闹得人尽皆知,吴昕的前女友翻了脸,让他们搬出现在住的小区的房子,因为那是她家出钱给他们买的,另外吴昕的工作也因此受到影响,公司老板直接辞退了吴昕,就算给了一些补偿,也免不了损失很大。因为这份工作对吴昕来说意义非凡,一在这座城市这家公司是发挥他能力的最好平台,二是待遇薪酬都是最好的,三因为琪然在这家公司。
 
家里和他接连出事,吴昕很感命运的不公,心想:一个人在利益和感情面对抉择时,该如何面对,而他在富二代女友与琪然之间,是不是做错了选择?当初,因为他富二代女友家父的关系,他在公司如同众星捧月,可如今却成了落水狗。母亲这次住院,心脏病复发严重,搞不好要动手术,可是真的动手术的话,哪里去筹手术费。
 
“你收手吧,哥!”
 
“琪然?”吴昕在母亲病房外看到琪然,没想到琪然还会来看望他母亲,琪然正在接电话。
 
琪然转过身,把电话挂掉,说道:“我就是来看看!你母亲没什么问题吧?”
 
“哎,老了,什么毛病都会有,医生说要做手术……谢谢你能来看她,我父母那样说你,你都没计较。”
 
“没什么的,你爸妈也是为你好!”琪然淡然笑了笑。
 
“琪然……我现在成这样了,我自问已没有资本再奢求和你在一起了,但愿你还能认我这个朋友,好吗?”
 
“一切都会过去的,只要你相信。”琪然眼睛闪着光,坚定的语气给了吴昕莫大鼓舞。
 
半年以后,吴昕再见琪然,是在母亲的葬礼上,琪然穿着一套黑色连衣裙,衬出白皙的皮肤,她站在人群的最后面,吴昕走了过去和她打个招呼,问她最近一切可好,却听到她说:“我要结婚了。”
 
“那,恭喜你!”吴昕心里还是难受一下。
 
“你见过的!”说着朝远处望了望。
 
吴昕朝远处看了看,一辆轿车旁站着一个男人,就是吴昕见过的琪然的口里的哥哥。
 
“你们不是……”
 
“对……吴昕,你多保重,我们不会再见了!”说完琪然大跨步子走了。
 
吴昕望着琪然,心里感慨良多,只是无从提起了。
 
琪然坐上车,看着吴昕站在远处,车子离他越来越远,在心里说了句:“对不起。”
 
姐姐,你终于可以在天堂安息了。你知道吗?我就要和姐夫的弟弟结婚了,可能我们两家注定要一辈子纠缠吧。当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他说他要给你报仇,我就知道这一切不那么容易。他说是你和姐夫供他直到大学,这份恩情他一定要报,有很多次我劝他放手,包括我在内,我也想放弃,吴昕的事我参与了,内心也有很多煎熬,但是后来我们收手了,一切交给老天。
 
姐……愿你和姐夫在天上永远幸福。
你可能感兴趣的


博彩送体验金网站大全